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ibL0g.com

当前位置: 香港挂牌 > 军事 > 特朗普组建太空军或为吸引眼球 美军却坐不住了 特朗普组建太空军或为吸引眼球 美军却坐不住了

特朗普组建太空军或为吸引眼球 美军却坐不住了

时间:2018-06-2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特朗普下令组建“太空军”,舆论关于美国再次祭出“星球大战”计划的议论迅速升温,这在某种程度上正中特朗普下怀——吸引眼球推进议题正是其目的所在。不过,和外部各方的安全焦虑相比,此刻更加坐不住的,恐怕还是美军自己。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者祁昊天告诉参考消息网,太空军的组建不仅仅是外层空间军事化、

  特朗普下令组建“太空军”,舆论关于美国再次祭出“星球大战”计划的议论迅速升温,这在某种程度上正中特朗普下怀——吸引眼球推进议题正是其目的所在。不过,和外部各方的安全焦虑相比,此刻更加坐不住的,恐怕还是美军自己。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者祁昊天告诉参考消息网,太空军的组建不仅仅是外层空间军事化、武器化、战场化所体现的技术和战略问题,还是政军关系、国会政治、军种利益和文化等问题。仅从军种政治角度来说,难度和挑战已非常之大,即便可以在短期以某种形式成军,捋顺联合作战体系中的问题也绝非一朝一夕,甚至可能尾大不掉。

  太空军的组建可能有两种模式,一是陆军航空队脱离陆军,二是参照陆战队与海军之间分立而不离的状态。无论哪种模式,都会带来新的“争食”问题。美国整体军事能力建设所需的不同军种间的协同能力,也很可能在新军种出现的转变期变得更为复杂。现在,美国国内对于是否有必要组建太空军依然存在很大争议,但特朗普命令既出,五角大楼和空军的左右为难显然已是雪上加霜。

  空军警告部门间协同是大问题

  祁昊天说,既然特朗普已下达命令,军方不得不遵照执行,但组建太空军远非一条命令就能简单做成。

  在五角大楼方面,按照规程,要针对国会提出的太空军组建问题进行方案编列,年底提交。如果进展顺利,最早恐怕也要在2020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中才可能纳入这一预算,如此,也才有可能进入太空军组建的实际操作阶段。

  对美国空军来说,太空军的组建会成为一个非常为难的问题。从装备、人员、设施等各个方面,空军都将成为太空军的主要剥离对象。在特朗普力挺组建太空军的背景下,空军尽管持不同意见,但也不好以官方渠道明确反对。因此,在对特朗普组建太空军的几次积极回应中,空军抛出了部门间协同的问题,强调步子要迈得稳一些。

  ▲戴斯空军基地内的24架C-130运输机正在准备起飞。

  空军认为,要想更好地利用和保护美国的太空资产,提高美军在太空的作战能力,推动美国的军民融合(比如依靠军方有价值的情报对抗自然灾害等),都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也就是如何提高美国太空资产的运营效率,这一点很重要,就是保持以及提高不同部门之间协调甚至是相互“补台”的能力。空军认为,建立太空军的过程,尤其需要考虑到这些因素。

  军种间“争食”将成巨大消耗

  而在台面上的理由之外,美国空军的真实看法是,组建太空军本身会带来大量的麻烦和资源流失。

  以陆战队为例,祁昊天解释说:“如果是以陆战队与海军的模式,新的太空军与完成剥离后‘剩下’的空军如何共处?陆战队与海军的任务定位不一样又有所重叠,很多战略资产需要共用,很多任务背景下需要密切配合。在国防部的权力和指挥体系里,陆战队司令和海军作战部长同向海军部长负责,两个军种关系密切,虽存在矛盾却不像陆战队与陆军之间存在长久的对立关系。陆战队在美国几大军种里被坊间戏称为‘四等人’,虽不准确倒也传神。但是太空军若成立却很难踏实作空军某种意义上的附属品,在被诟病过以飞行员为中心倾斜预算和人事政策的空军面前,太空军和它背后的势力不会甘作‘下等人’,即便为权宜之计先行成军,未来的问题也会没完没了。”

  ▲资料图片:伊拉克战场上的美国海军陆战队

  “现在美国的卫星、侦察、预警系统是空军负责运作和维护,同时要跟情报系统去配合,但如果要成立一个新军种,这些资源怎么重新再做分配?指挥体系怎么建立?这些问题短期内都很难达成一致,也不仅仅是技术和战略目标规划问题。此外还有人员问题,从什么地方抽调?抽掉出来之后人员的晋升途径是怎样的?同样是需要妥善安排的大问题。”

  祁昊天进一步举例指出,“不要说成立一个新军种,光是网络司令部的地位问题、指挥体制,涉及到情报系统和军队、网军和其他军种、网军和情报系统等等部门之间的关系,过去几年都一直纠缠不清,由此也可以想象太空军的组建将如何困难了。”

  因此,在美国,有关是否必须成立太空军的问题也成为了一个很大的争议。祁昊天提到,至少美国内部有很多的声音认为,这个事情不是必须要做,不是必须要成立一个新的军种才能达到怎样的目的。

  任务积压已然令空军无暇他顾

  而且,现在对美国空军来说,焦头烂额的事情已经太多了。祁昊天说,空军主导的很多大项目正在面临阶段性的转折。“像F-35这种大项目,现在试飞已经接近完成,未来不太长的时间内就要结束低速生产,进入批量生产阶段,这就意味着F-35整个边研制、边装备、边试飞的过程终于要完成了,此刻就会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包括将来的部署、维护、成建制战斗力生成的问题,对盟国的订单交付问题等等。仅这一个项目就会牵扯空军很多精力,也会连带关涉到空军和其他军种的关系。

  还有就是空军与其他军种对未来作战模式的共同探索过程,也是目前的一大课题。祁昊天介绍,今年春天,美国陆海空三个主要军种开始增强联系,一个细节是不同军种的部长之间开始召开早餐会,这在以前是没有的,而其背后是对军种联合进一步强化的愿景——无论是作战指挥、作战领域还是装备技术研发方面的联合。陆军提出的“多域战”概念在空海军中的“推销”工作效果不错,为了突破中俄等国“区域拒止/反介入”能力的军种间协同方案也在进行调整。从整个作战力量部署来看,这种未来联合作战体系的建立,对美军几个军种而言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美军“多域战”作战概念示意图

  而在大项目、大作战体系调整的任务重压之下,空军现在还面临着很大的战备问题。从飞行员的短缺到地勤维护的短缺,各种问题都在凸显,无法凭借近年的人员扩充措施迅速提高出动率、战备率。

  祁昊天认为,正是基于这些军种政治、军种文化乃至整体军事能力建设的现实压力,特朗普想要组建太空军,抛出命令之前却没有得到军方的共识,甚至没有做过严格细致的调研评估,这不仅将让军方的接招非常被动,也必然导致相关部门的消极应对。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