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ibL0g.com

当前位置: 香港挂牌 > 财经 > 汇源果汁:迷失的十年 汇源果汁:迷失的十年

汇源果汁:迷失的十年

时间:2018-08-19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作者:李伟  来源:棱镜  2008年8月,汇源创始人朱新礼过得纠结。那年7月31日,一份全面收购提议被呈交到他和董事会面前,提议来自一家偶像级公司——可口可乐,它也是汇源的竞争对手。朱新礼把自己关在山里三天,想厘清这24亿多美元有关的一切。  十年后,2018年8月,还是因为一笔钱,在香港上市

  作者:李伟

  来源:棱镜

  2008年8月,汇源创始人朱新礼过得纠结。那年7月31日,一份全面收购提议被呈交到他和董事会面前,提议来自一家偶像级公司——可口可乐,它也是汇源的竞争对手。朱新礼把自己关在山里三天,想厘清这24亿多美元有关的一切。

  十年后,2018年8月,还是因为一笔钱,在香港上市的汇源果汁(01886.HK)尴尬地停牌中。朱新礼左右手腾挪的一笔高额借款违规了,尽管已经偿还给上市公司,却还是影响了2017年年报出炉,又被穆迪调低评级、被深交所剔除出了港股通标的证券名单。

  从明星企业到亏损、经历信任危机,甚至面临退市风险,汇源这十年怎么了?

  2018,42亿违规贷款

  汇源这次信任危机爆发于一则通告,根源则是一大笔没有通过董事会批准的贷款。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承认一起公司的违规贷款。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上市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75亿元短期贷款,以便后者应对临时营运资金需要或还债。北京汇源饮料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朱新礼的关联公司。朱新礼持有上市的汇源果汁65.03%的股份。

  根据港交所规定,由于授予北京汇源饮料的贷款总金额,已经超过资产比率的8%,需要进行相关披露;然而,这笔贷款没有被及时披露,也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目前贷款已经归还,上市公司也收取了1.5亿元利息,但负面影响还在继续:汇源果汁自4月3日开始停牌,并延后发布2017年业绩,因为向北京汇源提供的关联贷款,将直接或间接引发公司部分融资票据出现违约或潜在违约事件,公司要向融资票据相关方申请豁免。

  港交所也对汇源果汁复牌附加了相关条件,要求对相关贷款进行发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措施。如果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对于退市风险,汇源方面表态,“内部正积极推进尽快完成港交所的相关条件,以汇源当前的实力和经营状况,没什么问题。”

  

  但违规贷款事件影响还在继续,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三档;惠誉于6月底也发布报告,将汇源果汁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及高级无抵押债券评级,由B下调至CCC+,评级属于负面观察。该报告称,下调汇源果汁评级是对公司流动性风险的反映。2018年7月12日,因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调整,深交所将汇源果汁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

  42亿多元的违规贷款引发的连锁反应,只是汇源过去十多年困境与挣扎的一小部分。

  2008,可口可乐世纪收购案

  时间倒回到十年前。2008年7月,高盛接下一笔委托,级别机密。

  时任汇源非执行董事孙强,邀请高盛安排拍卖汇源果汁主要股东所持有股份。在汇源果汁2007年2月在香港上市之前,美国华平(Warburg Pincus)与法国达能(Danone)对汇源进行了基石投资。孙强是华平亚洲业务主管,加上大股东朱新礼和达能,三方合计持有汇源果汁65%的权益。

  2008年7月8日,高盛向多家公司发出了收购建议书。7月17日,交易相关的律师事务所被通知要准备好声明,以便在汇源果汁董事会上通知其他股东。

  7月24日,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指示性出价提交给高盛,伸出橄榄枝的是可口可乐。一周后,汇源董事会正式获知公司可能被全面收购。

  谈判一个月后,8月29日,汇源果汁暂停交易。朱新礼把手机关掉,躲进山里3天。8月31日,晚11点30分,朱新礼下笔签了收购协议,正式决定把经营16年的企业送走。

  2008年9月3日,轰动一时的交易公布,可口可乐、Atlantic Industries与汇源联合宣布:可口可乐以每股12.2港元的代价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份以及可转债,总收购金额超过24亿美元。

  上述交易的细节是在数年后(2012年),随着一桩内幕交易案被公布的。当时内地富豪莫峰和孙敏夫妇借收购案大赚一笔,获得纯利5510万港元,后被追责。

  收购一经宣布,汇源果汁9月3日复牌当天股价大幅上涨,收于10.94港元/股,较停牌前上涨164%。朱新礼个人拥有汇源公司42%的股份,如果并购成功将进账74亿港元。

  9月6日,朱新礼终于出山,在汇源总部北京顺义见媒体。就是在那次见面会上,朱新礼说出了著名的“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理论,以及“这次收购,是纯属商业的、自愿的行为”,“汇源的出售与企业经营压力无关”,“是汇源心甘情愿地嫁给可口可乐”。

  那一年,可口可乐全球营业收入319亿美元,净利润58亿美元。汇源果汁在上年(2007年)卖了26亿人民币,赚了6.4 亿净利润。

  1992年,朱新礼接手了快破产的罐头厂(汇源前身),正对工厂大门的墙上,他让人涂上了四个大字“走向世界”。世界是什么样不知道,那时候,整个山东沂源县城就一部程控电话,是朱新礼给工厂租来的。16年后,世界来得有点突然——除了汇源果汁外嫁,汇源的果浆也将供应可口可乐全球系统。

  2001-2005,逃离德隆 错过统一

  汇源要外嫁可口可乐震惊一时,引起了所谓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讨论。但其实外界不知道的是,不擅长做市场和营销、不擅长精细化管理的朱新礼,此前多年都一直在为汇源寻觅合作对象。

  1999年左右,果汁市场上已经巨头林立,鲜橙多、每日C、农夫果园、酷儿……大名鼎鼎的德隆系先看上了汇源,是唐万新亲自打电话给朱新礼,邀请他到新疆看看番茄果园。

  两人见面相见恨晚,德隆的金融资本运作打动了朱新礼,2001年,双方组建合资公司,德隆出5.1亿元,占股51%,汇源资产出资持股49%。朱新礼把大部分核心资产都压上了,但果园蓝图画完没多久,德隆就把这儿当小金库,动辄数千万的借款,让朱新礼心里一紧。

  2003年,两方股东开始较量,都想把对方挤出公司,关键看谁能拿出真金白银。最终,朱新礼险胜,筹到2亿元,加上早前的借款,在德隆大厦倾倒前赎身。

  险些在德隆这儿吃亏的朱新礼,把合作对象范围圈定为同行,也并不寻求绝对控股。2004年-2005年间,潜在对象就包括达能、统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当时,可口可乐在中国装瓶厂合作伙伴、中粮集团的董事长宁高宁,还特别打电话给朱新礼说情。这是外界不知道的可口可乐和汇源第一次接触,可惜没有下文。

  2005年,汇源公开招标寻求合作,台湾的统一来了。

  统一董事长高清愿写了封亲笔信给朱新礼,还附赠三本书。高清愿在台湾政商界是大佬级人物,那时已经76岁,那三本书中一本是介绍统一通路和产品策略的,以及要如何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食品帝国。统一不只有饮品、方便面,还有庞大的零售系统,7-11、星巴克、无印良品,以及百货购物中心……这些恰恰是朱新礼不擅长的。

  有汇源前管理层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这样评价汇源,“过去由于(上游)资源有优势,在管理相对粗放的情况下依然能做出品牌,做出全国(市场),这是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就是,董事长(朱新礼)浪费了很多资源和机会。当然也赶上运气不太好,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不过这些局限性朱新礼都明白,“其实董事长也在自我反省:真的不擅长做市场销售,我懂的是农业、是如何布局好这些资源、把这些资源作为上市公司的基础、最强力的保障。”

  2005年3月,统一和汇源签约组建合资公司。汇源以果汁业务资产入股,占95%,统一注资3030万美元,占剩余5%。汇源借助统一在东南亚的营销网络外销,外销这点和之后汇源、可口可乐合作宗旨类似。

  朱新礼没想到的是,台湾当局的政策成了拦路虎,台湾企业在内地投资不能超过资本净值的40%,统一这些年累计的投资,恰恰是在这个端口。签约4个月以后,合作夭折。

  2008-2009,被否决的交易案

  统一之后,达能和华平来了,也正是这两家,是日后可口可乐并购的重要推手。2006年7月,北京中国大饭店,达能高调宣布成为汇源果汁第二大股东。两个月之后,汇源果汁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2007年2月23日,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上市。仅仅16个月后,出售公司就提上日程。

  和可口可乐签约以后,朱新礼跟媒体半开玩笑:“如果商务部不批,那以后就让可口可乐买不起了,50亿美元咱也不卖了,100亿美元都不卖,弄不好咱还把它收了呢。所以顺其自然,不批我也感谢政府;批,我也乐观其成。”

  朱新礼说的婉转,但是要知道可口可乐24亿美元的收购价格,非常划算。在2018年这轮停牌前,汇源果汁在港股的市值不过54亿港元,这其中还包括了朱新礼后来注入的大笔上游资产。

  2008年8月,《反垄断法》才开始实施。汇源一头撞上来了懵懂的商务部反垄断局。2009年初,商务部外资管理司副司长林哲莹说起了对这个案子的看法:收购可能面临三个困难,第一,媒体过度炒作对商务部形成一定干扰;第二,仍需就该收购对汇源民族品牌的后期影响做评估;第三,需要从整个产业键康发展方面做评估。

  在商务部批复结果出来以前,朱新礼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2009年3月5日,他曾表示,可口可乐董事会内部反对并购的声音越来越多。3月18日,商务部正式否决这桩收购案,舆论哗然。

  商务部反垄断局确实认真对待了这个案子,也调研了行业看法,包括汇源直接竞争对手的。

  当然这是朱新礼后来才知道的事情。2009年8月,有台湾同行求见朱新礼,跟朱新礼坦白:商务部曾经询问他对收购案的意见,毫不犹豫,这位同行第一个跳出来强烈反对。

  那天朱新礼有点儿生气,“你是最大的坏蛋,人家都成人之美,你怎么落井下石?”“我就是反对,你们合作了,还有我的市场吗?”

  之后数年,朱新礼也在回味这个交易,“假设我在2008年,把汇源1/3的部分(汇源果汁)卖出去的话,(剩下的)汇源果业、汇源农业,加上汇源鲜果、汇源果酒……我现在早是千亿级公司了。”

  实际上最近10年,类似的经营者集中申请的审查,绝大多数商务部都批准了,极少部分是附加限制性条件以后通过的。除了汇源这一案,商务部也只在2014年否决过一次马士基、瑞士地中海航运、法国达飞三家航运企业设立航运联盟P3网络的计划。包括今年7月备受瞩目的高通并购恩智浦一案,承接了反垄断职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只是没有在期限内批准通过,而不是否决。

  时隔多年,在汇源内部,与可口可乐这段未尽的缘分也会被拿来开玩笑,“商务部也反思了很多回了吧?后来我们去找商务部去审批什么东西,都是一路绿灯,可能因为觉得之前亏欠很多吧。”2014年,商务部反垄断局还曾组织30名党员到汇源进行“实习日”。

  2007-2011,跑马圈地下的弯路

  自称农民的朱新礼,多年来对上游产业有执念。如果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成行,他当时的计划就是向果汁产业的上游发展,经营果园和水果加工。

  2007年上市前后,手里有些钱的朱新礼一口气在山东乐陵、吉林舒兰、辽宁锦州、江西南丰、山西右玉、广西桂林、安徽桐城、江苏盐城、黑龙江齐齐哈尔布局9家工厂。

  准备与可口可乐联姻后,汇源果汁更加速了上游布局。原汇源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表示,“因为是有可乐的邀约,一旦跟可乐合并了以后,汇源所有资产的优势应该配置在产能上,就是去供应可口可乐下游的终端出货,他们擅长的是营销体系、销售网络。当时谈判的邀约里面,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汇源果浆供应可口可乐全球系统。”

  2008年,有了可口可乐的朱新礼,裁减了销售体系。2007年年底,汇源员工总数还有9200多人,2018年年末,只剩下不到5000人,其中销售营销人员仅有1160人。2009年,收购意外被否,汇源才紧急调整架构,增加销售人员,年末时暴增到17000多人,其中销售营销人员就高达13000多人。

  2009年,朱新礼下大力气重建网络,收购了9个主要分销商销售网络后,在主要城市建立约50家直销分支机构。分销商数目在那年增加至约3000家。

  实际上在最近10年,伴随经营策略摇摆,汇源果汁员工数一直呈过山车趋势。

  

  2011-2017年员工人数变化,数据来源Wind

  销售人员多不意味着能多赚钱,即使是在销售额上涨时。

  管理层人士也反思早前汇源走过的弯路,“不分渠道。我把货卖给你(经销商),汇源的生意就结束了。所以汇源的人在不停开发新经销商,因为他每开发一个,都是一个新的单子。这造成混乱,比如某大型超市原来是经销商A公司供货,新来一个B公司看超市出货多,就想办法把A挤走。”但最终结果都是在既有渠道卖汇源的产品,没有花力气开辟新渠道和市场,没有把蛋糕做大。

  另一个怪现象在于,汇源不以利润考核销售,简单说,就是卖一瓶水和卖瓶果汁对销售来说是等价的。所以销售人员更愿意卖水,水价格便宜,好出货。但反应在财务报表上,水的利润很薄,百分之百纯果汁最挣钱,可惜销售人员没有动力卖毛利高的果汁。

  上游跑马圈地中,销售让朱新礼不省心。

  财报业绩显示,汇源2014年首次出现亏损,亏损1.27亿元,2015年亏损扩大到2.28亿元。实际上,如果剔除政府补贴以及变卖资产的收入,汇源从2011年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更能考察公司经营情况的扣非净利润显示,汇源果汁连续数年状况堪忧。2012年,朱新礼终于意识到该缓缓脚步了。当年的集团资本开支大幅减少,也开始审视剩余土地,并着手出售土地和设施。

  

  

  2013-2014,经理人苏盈福的改革

  最初,苏盈福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

  2013年7月15日,汇源果汁宣布苏盈福出任公司行政总裁。在上一家家族企业李锦记,苏盈福就是空降兵。在苏盈福以前,李锦记要讨论什么决策,家族成员只需要星期天回家吃个饭,基本能形成共识。董事局、管理层开什么会,分得不是很清楚。苏盈福给改了规矩,将销售总部迁至上海,从南区市场走向全国。

  汇源果汁有点儿像李锦记,不同的是朱新礼身边是老乡和追随者。就像朱新礼幼年的邻居玩伴王延胜,那是小时候一起分享小人书的铁交情,后来他当过汇源集团党委副书记。

  2013年,国信证券就很看好苏盈福的加入,其分析师指出,2013年汇源果汁实现利润2.35亿,但仍然主要依靠政府补贴。公司的主要问题在于销售及行政费率高企,相信新的CEO已经开始着手相关问题的解决,2014年有望大幅降低销售费率。

  苏盈福开始大刀阔斧变革,上任两个月,撤掉了所有事业部;朱新礼将市场分为二十个大区,并成立了七个特区,苏盈福解散了七个特区,重新将市场划分为七个大区。他还非常关注利润,要求销售人员砍掉影响利润的环节。2013年底,汇源还提高了终端价格,把不同级别经销商重新划分、同时保证他们有钱赚。

  苏盈福是带着团队来的:副总裁孟晓强,负责集团整体销售管理工作;副总裁钟嘉祺负责营销策划、跨部门支持工作;副总裁余琳娜,负责人力资源。苏盈福的薪金未全部披露,但有内部人士指出,除了薪金部分,朱新礼难得慷慨地许诺了不菲的股权激励计划。

  2013年,汇源卖了成都和上海的两家工厂,换来6.5亿,用做营运资金和下一步偿债;全国还有生产基地49个。当时,即便加上外部其他品牌的委托订单,汇源产能利用率也只有30%-40%左右。那年另一件大事是朱新礼如约把上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2015-2017,重回元老时代

  苏盈福在汇源甚至没待满一年。

  2014年10月1日,苏盈福不再任执行总裁,但其实继任者、汇源老员工于洪莉早在5月时就已经在交接工作。要知道,2013年7月起,苏盈福与其管理团队才空降汇源。

  当时45岁的继任者于洪莉,曾在汇源集团任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中心副总裁、生产中心副总裁、果汁事业部总经理、常务副总裁等职位。这一人事变动在2014年5月时已有征兆,汇源组建“战略与经营管理委员会”,本来已放手果汁产业的朱新礼重新出山,任该委员会主任,苏盈福与于洪莉同任副主任。

  

  图中为于洪莉

  2014年9月28日,朱新礼主持会议,整合集团旗下140多个经营实体,划定了汇源果汁、汇源农业、汇源投资、汇源金融、凤凰置业五大产业板块,任命了各机构总裁或执行总裁。也是这次会议上,决定成立北京汇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五大产业的管控中心。

  在淡出汇源果汁那几年,朱新礼说他在14个省建了20多个农业项目,最小的在北京,占地2万多亩,最大的在湖北,65万亩,其余还有新疆黑龙江云南……早年他因为贫穷离开农村,但现在还是想当农民,准确的说是农场主,朱新礼还在法国不断收购酒庄,陆续收了10多家,他想着学学然后在山东葡萄园酿酒。至于上市的汇源果汁,他说2008年时它是汇源版图的1/3,现在连1/20都不到了。

  如果忽略严重下滑的上市公司估值,上述比重的降低可能会让人高兴——但事实是,2007年汇源果汁上市时发行价是6港元,迄今为止已下跌超过60%,总市值也从最高的175.15亿港元降至50多亿港元,足足蒸发了120亿港元。

  朱新礼爱住在远郊,不常到顺义的公司总部,偶尔出国考察农业项目,身边的投资人来来往往。

  2010年,达能把汇源果汁22.98%股份作价2亿欧元转让给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SAIF Partners),相比可口可乐给出的价格大约折半。2014年,新加坡主权财富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 Holdings)来了,拿出1.5亿美元买了可换股债券。尽管这笔可换股债券的到期日是2019年,可股价一路下跌让淡马锡没了耐心。2017年3月,淡马锡与汇源果汁提前分手,持股从8.23%下降到0。

  如今,要替朱新礼守住上市公司这份产业的是吴晓鹏,他刚满40岁,停牌后的今年6月才上任,年薪144万,来自一家建筑装饰公司。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