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ibL0g.com

当前位置: 香港挂牌 > 财经 > 《天眼》北讯集团仁东控股连环崩 京基系和神秘信托闪现 《天眼》北讯集团仁东控股连环崩 京基系和神秘信托闪现

《天眼》北讯集团仁东控股连环崩 京基系和神秘信托闪现

时间:2018-09-0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北讯集团一直负面新闻缠身,逾期债务2.7亿、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触及平仓线、并购重组再度“流产”等,随便拎出一条理由就可以在当前行情下触发闪崩。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也牵动了仁东控股在尾盘集合竞价时的突发闪崩呢?是不是两者共同的股东资金链突然崩裂了?  金融界《天眼》(weixin:

  北讯集团一直负面新闻缠身,逾期债务2.7亿、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触及平仓线、并购重组再度“流产”等,随便拎出一条理由就可以在当前行情下触发闪崩。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也牵动了仁东控股在尾盘集合竞价时的突发闪崩呢?是不是两者共同的股东资金链突然崩裂了?

  金融界《天眼》(weixin:DTjrjc),追踪监管动态,洞察股市黑洞,护航投资之路。

  今年以来,两度收购难产、空手复牌的北讯集团,迎来了年内的第二次闪崩。

  中报看似靓丽的北讯集团,没有挡住投资者的用脚投票。两次收购终止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北讯集团已较年初高点28.5元/股跌逾一半,如今股价已夭折至13.35元/股的北讯面临着66万手的卖盘积压。

  无独有偶,另一只看似毫无关联的仁东控股,也“巧合性”地在5月和9月两度闪崩,股价已跌去45%的仁东控股,与北讯几乎有着同样的遭遇。靓丽中报没能为公司带来股价的上扬,等待它的反而是32万手卖盘的积压。

  两家主营业务相差甚远,却均在9月4日闪崩跌停,随后两日均一字跌停。难道这一切真的又是A股市场的巧合么?

  危险的“靓丽”财报

  倘若抛去外界芜杂的信息,仁东控股和北讯集团的中报看似是不错的。

  仁东控股上半年营收6.3亿元,同比增长184%;北讯集团上半年营收19.7亿元,同比增速也高达186%。再看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仁东控股高达754%,北讯集团同比更是高达922%。

  但倘若仔细分析,这两份财报都是非常危险的。

  对于北讯集团而言,高业绩隐藏的既有应收账款的骤增又有资金链难续的压力。

  一方面,北讯集团上半年虽然有19.69亿元的营业收入,但其应收规模却从年初的8.71亿元骤增至年中的17.31亿元,也就是说,20亿元的营收中8.6亿元都是应收账款,应收占比已达到43%左右了。

  另一方面,高业绩实属“虚胖”,截止至今,靠发债融资来支撑项目扩张之路稍显激进。在2018年利率飙升的上半年,公司分别在1月、4月、7月均进行了大额募资,募资净额高达20亿元左右。其中,前两期的票面利率均为8%,第三期的票面利率微降至7.8%,存续期达到为3年之久。

  筑债之路就已戛然而止了么?并没有。据中报数据显示,北讯集团的5个无线宽带网络建设工程大都只完成了50%左右的投资进度,目前已烧钱70亿元左右,后续仍需再砸70亿元。还有一个进度仅有10%的项目,目前烧钱13亿元,也就是后续仍有100多亿元的资金需求,烧钱之路似乎“道阻且长 ”。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一面疯狂举债,一面债务逾期。

  据公司披露,前段时间公司及下属公司已逾期2.74亿元,虽然2.14亿元已经结清或已进行展期,但仍有0.6亿元尚待处理。旧债尚未还完,新债也将悉数到期。据公司中报披露,公司一年内将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和长期应付款)合计有12亿元左右,算一算,大概也只剩不到三个月了。

  债务骤增带来的直接影响是,今年中报披露的利息支出已较去年全年数据翻倍。疯狂的上项目、投资无线宽带网络使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去年的51.7%扩增至61.5%。债务压力成了悬在北讯集团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再看仁东控股,其财报靓丽也是在“脱实向虚”、业绩低迷下衬托出来的。

  仁东控股今年更名为民盛金科,而民盛金科的前身是宏磊股份。从有色金属到金融科技,公司转型第一年并不顺利,净利润为-2.15亿元,商誉大幅减值。

  今年中报看似一片大好 ,但实际上,是基于去年同期净利润仅112万元的基础上才录得了7.5倍的利润增幅。试想,6.3亿元的营收仅能产出900多万元的净利润,可想而知,公司业绩有多差,更别提仁东控股可是金融科技公司,这点利润实在有点对不起“金融”的头衔。

  两只庄股的联袂出演

  1、仁东控股

  2、北讯集团

  北讯集团和仁东控股除了业绩都惊人的“靓丽”之外,两只股票的庄股走势也惊人的一致。其实,两只股票的庄股迹象也不只是从K线图高度控盘可以看出,从股东户数也能看到两股票的庄股痕迹。

  仁东控股,市值80亿元,总股本5.6亿,但股东总户数却仅为6722户。

  北讯集团,市值161亿元,流通股7.08亿,股东总户数也仅有10193户。

  两只股票股本很大,但股东户数均非常少,很明显的一个信号是,股本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股市中一个基本的推演是,如果一家公司股东人数越少,股票仓数越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股票发生闪崩的可能性往往越大。

  此外,公司在业绩无明显支撑的情况下股价一路狂飙,北讯集团股价从2014年11月的4元/股左右,实现 3年7倍的凌厉涨幅。更诡异的是,公司竟躲过股灾,并在2017年重拾涨势。一度冲至28.5元/股,俨然一只庄股相。

  大股东们对于股价的涨幅显然是“喜闻乐见”的,因为高股价为股权质押提供了制高点。据中报披露,北讯集团大股东龙跃实业、天津信利隆、云南德勤贸易等合计持有公司50%的股份几乎全数质押。

  再看仁东控股,一只绩差股硬是被活生生的炒到27.48的高点,2年涨9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绩优股,事实上,这只是一家两度更名而且营业利润连续四年为负的绩差股。糟糕的业绩搭配9倍的涨幅,背后肯定是有“神秘力量”在支撑。

  两只股票背后的十大流通股东,关联度也极高。

  可以看出,在二者的十大股东明细中,不少股东是有所重合的,比如,陕国投鑫鑫向荣85号,自发行以来就只买过两只股票,一只是北讯集团、另一只是仁东控股。

  华信信托工信23号也同时出现在两只股票的十大股东名册中,而且,该计划自发行以来也只买了北讯集团和民盛金科。合计市值高达3.7亿元。

  此外,两只股票中均有“京基系”的身影。仁东控股的前身宏磊股份曾被京基系掌门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举牌,如今陈家荣仍持有仁东控股7.76%的股份。北讯集团的第十大股东深圳市京基互金科技产业合伙企业也是典型的京基系。

  仁东控股的股东席位中,还有知名牛散景华、资本玩家张永东等,简直一场资本盛宴。据天眼查发现,张永东和陈家荣居然还是合作伙伴。深圳京基通信产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登记成立,其中股东分别为京基资本(GP)、陈家荣(LP)和张永东(LP),出资额分别为2万元、659万元和339万元。

  3、兜不住了一起崩?

  如此多的相似度,两只股票如此“巧合性”的闪崩,实在耐人寻味。

  的确,北讯集团一直负面新闻缠身,逾期债务2.7亿、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触及平仓线、并购重组再度“流产”等,随便拎出一条理由就可以在当前行情下触发闪崩。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也牵动了仁东控股在尾盘集合竞价时的突发闪崩呢?是不是两者共同的股东资金链突然崩裂了?

  从二者共有的股东来看,陕国投鑫鑫向荣35号或者华信信托工信23号中的至少一只可能出现问题,才引发了两只股票的连环闪崩。这两只信托计划都只“专情”于北讯集团和仁东控股,幕后或为同一“人”。而从买一席位都是华西证券(行情9.27 +0.54%,诊股)天津友谊路来看,更是验证了两只股票确有关系。

  但天眼君无法确认的是,这两只信托背后真正的金主是谁,会否是穿着马甲的“京基系”呢?一旦真的是京基系出现问题,他在A股投资版图中的 ST康达或许也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但现在看来,至少ST康达尚未受到波及。

  此外,京基系投资版图不仅局限于A股市场,在港股和美股中也依旧“玩得转”。据了解,陈华长子陈家荣旗下的京基投资曾经是美图最大的基石投资者,而且陈家荣对于移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企业尤为偏爱,雷蛇、壹账通、优信也都是陈家荣投资过的公司。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